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应该在什么时候向公司要?过期作废哦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重庆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重庆医科大学教务处_重庆志愿服务网|重大
阅读模式

公司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未与员工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自用工之日起满一个月的次日至满一年的前一日应当向员工每月支付两倍的工资,并视为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的当日已经与员工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这条相信小伙伴们都很熟悉,但具体怎么运用才能保护自己的权益?如果公司隔了两三年还不给签订劳动合同,法院又怎么认定?如果员工一直在公司里工作,应该在什么时候问公司要这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今天这个案例就是比较典型,员工千万不要以为只要在公司就能熬到离职时问公司要。

【案件概括】

张小香于2008年6月23日进入日用品公司工作,日用品公司为张小香缴纳社会保险至2015年9月。在职期间,双方先后签订过2份劳动合同,期限分别为2008年6月23日至2010年6月22日、2010年6月23日至2013年6月22日。

劳动合同期满后,双方未续签劳动合同,张小香仍在日用品公司工作,2011年4月起双方约定月工资4,650元(工资4,250元、房贴400元)。2015年8月8日,张小香向日用品公司邮寄信函,以日用品公司拒绝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及无故变更工作内容为由无法正常工作、被迫离开,要求日用品公司尽快安排办理工作交接。

之后,日用品公司管理人员与张小香谈话,就张小香提出的年休假及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事宜作出答复,涉及如下内容:张小香提交相应工作年限的证明文件后就可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同意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谈话中,张小香亦认可工作中存在一定的失误和不足,但无法同意日用品公司因此而提出的调整工作内容的方案。

2015年8月10日,张小香在日用品公司填写离职单,注明离职原因“公司不尊重我的合法权益,没有和我签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改变我的工作内容,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无法正常工作下去,被迫离开”。

2015年8月18日,张小香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日用品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工资差额、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等。11月17日,仲裁委裁决:日用品公司应支付张小香2014年未休年休假工资1,282.76元、2015年7月至2015年8月期间工资差额1,851.46元及对张小香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的裁决。

张小香不服该裁决,起诉至法院,要求日用品公司支付:1、2013年6月22日至2015年8月10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16,250元;2、因日用品公司拒签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导致双方劳动关系终止的经济补偿金34,875元;3、2014年至2015年期间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7,055元;4、2015年7月1日至2015年8月10日期间工资差额1,929.50元。

法院审理中,就诉讼请求4,张小香同意按照裁决结果由日用品公司支付相应工资差额1,851.46元。

【分析判断】

一、日用品公司是否需要承担支付二倍工资的责任

张小香与日用品公司双方签订有期限为2008年6月23日至2010年6月22日、2010年6月23日至2013年6月22日的劳动合同,2013年6月22日劳动合同期满后,张小香仍在日用品公司工作,日用品公司应当在一个月内与张小香续签劳动合同,否则需承担支付二倍工资的法律责任。

日用品公司在劳动合同期满后并未与张小香续签劳动合同,根据规定日用品公司应当支付2013年7月23日至2014年6月22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

自2014年6月23日起,日用品公司仍未与张小香签订劳动合同,因此视为已经与张小香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自2014年6月23日起,已经不再属于日用品公司应当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期间。

然而,张小香于2015年8月18日申请仲裁,向日用品公司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而应当支付的2013年7月23日至2014年6月22日期间二倍工资的事宜,已经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且无时效中断、中止情形,已丧失实体上的胜诉权。

二、日用品公司是否需要支付经济补偿金

劳动合同法对于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有明确的规定,只有在符合法定情形的情况下,用人单位才有支付上述款项的义务。张小香以日用品公司拒绝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及变动工作内容为由,于2015年8月8日向日用品公司提出办理工作交接的要求,并于8月10日填写离职单。

根据日用品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实日用品公司不存在拒绝与张小香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行为,因张小香在职期间工作中存在失误,日用品公司有调整张小香工作内容的打算,但是遭到张小香的拒绝,随后张小香向日用品公司邮寄信函后并填写离职单,双方劳动关系终止。张小香的情形不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日用品公司应当支付经济补偿的条件,张小香要求日用品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三、关于张小香的应休未休年假补偿金

双方一致确认截止至2014年4月19日,张小香累计工作年限已满10年,据此计算截止至2015年8月10日离职,张小香2014年应休年休假8天、2015年应休年休假6天。用人单位根据生产、工作的具体情况,并考虑劳动者本人意愿,统筹安排年休假,年休假在1个年度内可以集中安排,也可以分段安排,一般不跨年度安排,用人单位因生产、工作特点确有必要跨年度安排年休假的,可以跨1个年度安排。

日用品公司提出张小香2014年已经享受年休假5天、2015年已经享受年休假5天,张小香予以认可,但张小香提及的享受的系上一年度的年休假的意见,无相应的证据可以证实,且从张小香与日用品公司就年休假事宜的谈话中亦没有提及,因此张小香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

因日用品公司对年休假规定的错误认识,导致日用品公司未安排张小香足额享受2014年及2015年年休假待遇,相应的后果由日用品公司自行承担。根据计算,日用品公司应当支付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1,710.34元。张小香要求日用品公司支付2014年及2015年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

最终,本案经过一审、二审,判决:一、日用品公司支付张小香2015年7月至2015年8月期间工资差额人民币1,851.46元;二、日用品公司支付张小香2014年至2015年期间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人民币1,710.34元;三、驳回张小香要求上海威宝家庭用品有限公司支付2013年6月22日至2015年8月10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16,250元等其他诉讼请求。

【总结】

张小香没有在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的一年之内提起劳动仲裁,直至2015年8月18日才申请劳动仲裁,主张2013年7月22日至2014年6月22日期间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显然超过了仲裁时效,丧失了胜诉权。

至于2014年6月23日至2015年8月10日期间,已经视为双方订立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日用品公司不再承担支付张小香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责任。双方在法律层面上已被认定为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只不过日用品公司还未与张小香补签书面劳动合同,进一步确认劳动权利义务,张小香完全可以通过正当合法途径要求日用品公司履行用人单位义务,承担补签劳动合同的责任。

张小香在双方已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以日用品公司拒绝签订劳动合同及变动工作内容为由,解除与日用品公司的劳动合同,不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由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条件,且日用品公司也没有对张小香不服从工作调动而解除与张小香的劳动合同,所以张小香主张经济补偿金无法获得支持。

这就是因为员工不懂,误以为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可以到离职时计算。双倍工资是个惩罚性的赔偿,不是劳动报酬,所以不能拖到离开公司才去主张赔偿,这与工资差额、加班费不一样。

猜你喜欢